睛看风景

日期: 2014年08月27日 | 阅读:
    这几日眼睛出了问题,医生说:“没事,结膜炎合并干眼症,用药后少用电脑少看手机,让眼睛多休息,慢慢就会好。”
    我茫然,不用电脑,不看手机,这日子该怎么过?
    孩子靠过来:“妈妈,老师要我们写自己居住的城市,我该写什么呢?”我心里一动,对噢,眼睛不能看电脑,总可以看看外面的风景吧!
我们去了建成不久的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。
    遗址公园面朝嘉陵碧水,背靠巍峨浮图,春花初绽,绿树环绕,前后连接曾家岩和红岩村,是国内首次以主题公园的形式展示历史文化保护成果的公园,更可贵的是,难得的安静。
    我一直觉得,重庆是一座很有神秘感的城市,拥有许多所谓国际化大都市望尘莫及的历史文化积淀,许多有年纪的外国人对于中国的了解,可能仅仅是北平、上海、武汉和重庆。而对于重庆,有人甚至这样评价:重庆,与莫斯科、华盛顿、伦敦,并列立于二战风云中。
    抗战时期的重庆没有桥梁,渝中半岛只能沿纵深发展,所以从上清寺至现在的红岩村一带,先后修建了陶园、荫园(前川军21旅旅长范子荫建)、特园(刘湘参谋长鲜英建)、怡园(宋子文公馆)、史迪威公馆、高公馆(又名生生花园)和刘湘公馆,这一带成为重庆当时名副其实的别墅区。
    走在这片当年的“富豪区”里,由于翻新得极有水准,让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穿越感,据了解,修复这些老建筑时,都经过专业测绘,依据老照片逐一恢复,力求最大幅度地还原旧址原貌。站在生生花园旁的临江高台旁,我仿佛看到气质优雅的蒋夫人端坐其上,兴致盎然地主持龙舟大赛,以慰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抗日将士。
    孩子不满我老是专注地观看介绍,非拉着我拍照,我倚着粗壮斑驳的黄桷树根摆姿势,仔细一看,旁边这栋小楼竟然是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旧址!抗战时期的各类战报和最高指令,竟然都是从这栋貌不惊人的小楼里源源不断地传递出来,而在70多年后的今天,我却有幸能站在这里畅想和怀念,这是怎样奇妙的人生!
    在刘湘公馆前停下脚步,我看着介绍牌,向孩子详细解说这位“巴蜀王”短暂却传奇的一生。他,率领300万川军,从重庆朝天门码头,走向硝烟弥漫的战场。由于带病出征,他没能熬到胜利的那天,死前他留有遗嘱:“抗战到底,始终不渝,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,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!”这一遗嘱,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前线川军中每天升旗时,官兵必同声诵读一遍,以示抗战到底的决心!
    看着眼前这些红花绿树掩映的小楼,我的眼睛奇迹般地好了很多,如果还是宅在家里一网知天下,哪里能看到这么有意义的风景?所以说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一旁的孩子也认真地说:“到今天我才知道,咱们重庆居然有那么辉煌的历史,真是太了不起了,我知道该写什么了。”
    是啊,我微笑,咱们这个重庆城,值得用眼睛欣赏的美景太多,太多,就让我们慢慢地去发现她的美吧。